為什麼說貿易戰打美國大豆的可能性低?

鉅亨網新聞中心  2018-03-26 14:09

摘要:一位政府高級官員提出了對美國大豆徵收關稅的設想。若果真如此,則美國大豆主產州經濟將受到嚴重打擊,對川普支持率及未來連任構成負面影響,同時也會加大中國的通膨壓力。

3 月 23 日,商務部發布中止減讓產品清單,擬對自美進口產品徵收關稅,其中包含豬肉及製品以及水果等部分農產品,此前,商務部 2 月份稱中國將對原產於美國的進口高粱展開反傾銷和反補貼調查,那麼未來中美是否會選擇開打大豆貿易戰?   我們從全球大豆供需情況、以及貿易戰對美國、中國的影響進行分析後認為,中美雙方作為重要的大豆客戶和供應商,在全球大豆市場中占據重要地位,如果大豆貿易戰開打,將對美國經濟和政治造成較為明顯影響,但我國也將面臨大豆進口不足和通膨風險。   從當前中美貿易戰程度來看,我們認為短期打大豆貿易戰的可能性不大。倘若未來中美貿易戰明顯升級,則不排除我國打出大豆這張最後王牌,對美國採用提高關稅等反制手段。  

一、全球大豆供需關係分析

  美國、中國分別是全球第一大生產國和第一大消費國。從生產和消費方面看,2017 年全球大豆產量為 340.9 百萬噸,其中美國大豆產量 119.5 百萬噸,占比 35%;2017 年全球大豆消費量為 343.8 百萬噸,其中中國消費量 110.8 百萬噸,占比 32%。   美國、中國分別是全球第二大出口國和第一大進口國。從進出口方面看,2017 年全球大豆進口量為 151.3 百萬噸,中國進口 97 百萬噸,占比 64%;2017 年全球大豆出口量為 150.6 百萬噸,其中美國出口量為 56.2 百萬噸,占比 37%,僅次於巴西 47% 的占比。   中美雙方為重要的大豆客戶和供應商,在全球大豆市場中占據重要地位。2017 年美國大豆出口量超過 60% 進入中國,而中國大豆進口量約 35% 來自於美國。中美雙方在全球大豆貿易市場上是重要的大豆客戶和供應商,在全球市場中發揮着重要作用。    

二、大豆貿易戰對美國的影響

  大豆出口對美國經濟意義重大。2017 年美國大豆出口量為 5313 萬噸,占其大豆總產量比例達 44%(2017 年美國大豆產量為 11952 萬噸),其中對華出口量 3286 萬噸,占大豆總出口量比例高達 62%。大豆出口額占美國對華出口額比例為 11%,占對華出口農產品金額比例為 58%。表明大豆出口對美國貿易舉足輕重,對美國經濟具有重要的影響。   大豆出口對美國政治意義重大。2014-2017 年位居美國大豆生產前 10 位的州為伊利諾伊州、艾奧瓦州、明尼蘇達州、內布拉斯加州、印地安納州、密蘇里州、俄亥俄州、北達科塔州、南達科他州和阿肯色州,這 10 個州大豆生產占全美的 95%,在 2016 年美國大選中,有 8 大農業州都支持川普,是其重要票倉地區。如果中國對美國大豆採取提高關稅,預計美國大豆主產州經濟將受到嚴重打擊,並對川普支持度及未來連任構成負面影響。    

三、大豆貿易戰對中國的影響

  我國大豆消費大量依靠進口,對外依存度非常高。2017 年我國大豆消費量超過 11000 萬噸,而產量僅為 1500 萬噸左右,進口量高達 9600 萬噸(進口量占消費量比例達 85% 左右),和其他種植品類相比,我國大豆對外依存度非常高,考慮到國內消費量持續較快增長,但產量近年來基本持平,預計未來大豆進口量仍將保持高位並持續增長,大豆大量進口的趨勢未來難以發生明顯改變。   大豆在我國農產品進口中處於重要地位。2017 年我國大豆進口金額 397 億美元,農產品進口總額為 1253 億美元,大豆進口占農產品總額比例近年來穩定在 30% 以上,進口金額位於我國進口農產品品種首位,在我國農產品進口中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從進口金額和進口數量來看,美國和巴西是前兩大主要進口國。世界大豆主產國巴西、美國、阿根廷為我國主要進口國,其中巴西、美國為前兩大最重要進口國,2017 年我國從巴西、美國進口大豆量為 5093 萬噸、3286 萬噸,占總進口量比例為 53%、34%;從巴西、美國進口大豆金額為 209 億美元、139 億美元,占總進口金額比例為 53%、35%。從進口國家來看,我國基本上只能從巴西和美國進行選擇。   美豆進口量占我國消費量比重大,短期難以消除對美豆進口依賴。從美豆進口量占我國國內消費量比例來看,儘管隨著南美大豆產量不斷升高,中國對美豆依賴程度有一定下降,但近幾年仍處於 30% 左右的高比例,表明當前我國對美國大豆的需求量仍處於相對高位,短期難以消除對美國大豆的進口依賴。   南美難以完全滿足我國大豆需求,且大豆貿易戰開打後國內存在通膨壓力。考慮到南北美大豆存在季節性特徵(巴西,阿根廷 4-5 月收割,美國 9-10 月份收割),不同時期大豆供應主力不同導致難以完全替代,南美國家大豆短期難以充分滿足我國國內大豆需求。此外,大豆主要用途為豆粕,豆油,而豆粕是豬禽、水產飼料的主要構成,大豆價格上漲會向下游肉類,油脂價格傳導,將會對國內通膨有一定程度的提升。    

四、結論

  通過對全球大豆供需情況、以及貿易戰對美國、中國的影響進行分析後,我們認為中美雙方作為重要的大豆客戶和供應商,在全球大豆市場中占據重要地位,如果大豆貿易戰開打,將對美國經濟和政治造成較為明顯影響,但我國也將面臨大豆進口不足和通膨風險,從當前中美貿易戰程度來看,我們認為短期打大豆貿易戰的可能性不大。倘若未來中美貿易戰明顯升級,則不排除我國打出大豆這張最後王牌,對美國採用提高關稅等反制手段。

 

 

 

『新聞來源/華爾街見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