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銀報告:如果美朝爆衝突,預期除日圓和人民幣外,亞洲貨幣將下跌5–10%。

瑞銀財富管理投資總監辦公室亞太區外匯分析師陳得能  2017-08-31 20:49

北韓局勢危及亞太貨幣穩定性,如果美國與北韓意外爆發衝突,我們預期亞太貨幣(日圓和人民幣除外)將下跌 5–10%。除此之外,我們認為人民幣面臨再度貶值的風險,有必要考慮避險。我們建議作多美元兌離岸人民幣 12 個月遠匯,作空美元兌離岸人民幣 6 個月遠匯。

美朝緊張局勢危及亞太貨幣穩定性年初以來亞太貨幣勁揚 4% 左右,我們預計 2017 年餘下時間裡將基本保持區間整理。目前市場看空美元的情緒為 2013 年 2 月以來最高,但我們認為美元全線走軟的局面已經過去。未來幾個月朝鮮半島緊張局勢發酵可能會對亞太貨幣穩定性帶來挑戰。我們認為,儘管美國和北韓爆發軍事衝突的可能性較低,但若果真實現,將對亞太貨幣造成極大的影響:多數亞太貨幣(人民幣和日圓除外)可能將大幅走弱。

儘管日本在地理上靠近朝鮮半島是一大不利因素,但我們認為日圓會大幅攀升,部份受到結清日圓淨空倉的驅動。然而,我們預計這一漲勢可能為時短暫,因市場預計日本央行隨後會祭出大幅寬鬆政策。正如 2011 年 3 月日本發生海嘯時一樣,美元兌日圓在最初幾天暴跌近 10%,隨後數月逐漸回升至先前水準。人民幣方面,我們預計中國央行將維持美元兌人民幣高度穩定,尤其是在市場不確定性居高不下之際。

其他亞太貨幣將會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較為抗跌的貨幣包括新加坡幣、新臺幣、泰銖和馬來西亞幣,跌幅料將在 3–5% 左右,因其經濟體的貿易比重較高。不過,這些經濟體的經常帳盈餘強勁,貨幣較不易受到資本流動轉向的影響,其跌幅應有限。

我們認為印度盧比、印尼盾和菲律賓披索的貶值風險較大,跌幅約為 5–8%。雖然這些國家的貿易佔比較少,但經常帳赤字使其更為依賴外部融資,因此貨幣更易受到衝擊。流動性較差也使這些貨幣的波動加劇,尤其是如果高息貨幣(如印尼盾和印度盧比)的息差交易迅速平倉。同樣,澳幣和紐幣也將下跌 5–8%,因兩者的息差交易頭寸較高,期貨合約的投機性淨多倉處於多年來高點。韓元將受到最大衝擊,跌幅達 10% 以上,因韓國經濟和金融市場最易受到美國和北韓軍事衝突的影響。

中共十九大之後,規避人民幣再度貶值的風險美朝爆發衝突的可能性仍較低,相比之下,十九大之後人民幣走勢波動的風險更引人關注。在十九大於秋季召開之前,市場對不考慮人民幣避險尚感到安心。但是,我們認為在十九大之後,人民幣的穩定性將再度受到考驗。首先,我們預期中國央行將會放鬆對人民幣的控制,使其更多地由市場驅動。在中國經濟成長將在年底至明年減速的背景下,這種情況將尤其明顯。中國央行鬆手將會加劇人民幣的波動並導致人民幣貶值預期再度浮現。

因此,我們認為投資者在十九大之後考慮對人民幣潛在貶值避險,為審慎之舉。我們建議投資者買入美元 / 離岸人民幣 (USDCNH)12 個月遠匯,並賣出美元 / 離岸人民幣 6 個月遠匯。此策略將受惠於市場對於人民幣走弱的預期再度升溫,屆時 USDCNH 12 個月遠匯上升的速度將快於 6 個月,也就是遠匯曲線將走陡。

相較於應對 CNH 貶值的傳統避險方法,上述策略有何利弊?一個關鍵優勢就在於避險成本較低。比如,直接作多 USDCNH12 個月遠匯的年化利差為–2%;同樣,買入 12 個月期 USDCNH 價平(OTM)看漲期權需付的權利金大約是本金的 2% 左右。相比之下,作多 USDCNH 12 個月遠匯、作空 USDCNH 6 個月遠匯的年化利差僅為–0.2%。該策略的不足之處在於僅對 CNH 貶值部份避險,在 CNH 貶值之時,短倉的損失會侵蝕(但不是抵消)長倉的收益。儘管如此,避險的效果將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愈發明顯,因短倉在越接近到期日對價格變動越不敏感。

總之,對於尋求規避部份 CNH 再度貶值風險的投資者而言,這一策略頗具吸引力,其成本比其他傳統避險方式要低得多。